施暴的只有性侵者吗?不!

作者: 单位: 来源: 编者:
2019-07-20 阅读

那是一个闷热的夏天值班夜,我像往常一样抓紧空闲的时间整理堆积如山的出院病历,BGM是窗外江边公园大妈们欢快的广场舞配乐。


突然护士进办公室报告说警察带人来找值班医生,我赶紧迎了出去。据以往的经验,警察找妇科医生无非是给涉案女性验伤验孕,这次是给被性侵的受害女性妇检并提取相关标本,我了然于心地点了点头。余光瞥见角落里站了个一米五的瘦小个子,留着板寸头,穿一件宽松的黑白条纹T恤,配一条脏兮兮的牛仔大短裤,满是泥尘的脚上套着一双明显尺码过大的黑色拖鞋。我心里忍不住犯起了嘀咕:警察对犯罪嫌疑人怎么不加任何约束?竟然还让他跟受害者呆在一起?把他带来医院干嘛?我没有正眼看他,抬起头寻找受害人,但环视一周都没有找到,直到警察让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性把待在角落的“她”领到我面前,我才惊觉,这小寸头是个女的?竟然还是当事受害者?我不动声色地收起了我的惊讶,轻声细语地把她带进妇检室。


这是一个智力低下的90后姑娘,从来没上过学,平时就跟着父亲卖废品过日子,这是个贪嘴的小吃货,只要父亲一下没看住就经常跑去垃圾堆捡吃的,那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性便是她的父亲。今天父亲又没看住她,在垃圾堆里没找着姑娘,后来才知道姑娘被坏人带到草丛里去了,草地上见到一包吃了半袋的薯片。


检查这类型的病人我都会相当轻柔,毕竟刚刚才经历过一场恶梦,身心都极其难受,需要将心比心地温柔对待。我小心翼翼地检查这姑娘私处是否有红肿与裂伤,很意外的是,处女膜呈花瓣状,并未见到明显的新鲜裂口及血污,阴道口可很顺利地放入两指。心中不免一阵悲凉,或许,这姑娘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侵犯了。检查室里只有我与她,我试图引导她回忆以前是否有类似的经历,但她不太能听懂我说话,也没表现出任何伤心难过,只是一脸无知地呆呆看着我,反复多次尝试后我放弃了追问。按照法医的嘱咐迅速地取好所需位置的标本并标识。她便在父亲的陪同下跟着警察走了。


次日,同事讨论朋友圈里闹得沸沸扬扬的热门视频,我不为意地看了一眼,发现那竟然是昨晚那姑娘被性侵的全过程!犯罪嫌疑人胆大包天地就在离广场舞大妈不远的草丛里对姑娘进行施暴,旁边并不乏行人经过,姑娘有叫喊,却没有行人停下来,而拍摄者所处的位置应该就是离案发地点不远的引桥。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出现了一个尚未泯灭良知的行人拿出手机报了警,姑娘才最终得到解救。我不由得毛骨悚然,当发现有人被施暴时,目击者第一时间竟然不是报警,而是冷漠地置身事外,甚至是加入其中,将其拍摄成视频放到网上赚取眼球,这社会究竟是怎么了?性侵者罪不可赎,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但冷漠的行人与视频拍摄者,你们又该当何罪?

分享:
免责声明: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如非特别注明,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促进学术交流、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负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业务合作联系方式诚聘英才网站地图帮助中心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京)-经营性-2010-0046

妇产科在线 Copyright © 2010 www.cog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0573号-1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631号

妇产科在线所刊载之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目的。您从妇产科在线上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及您的健康问题。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学事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